Sylvia Day
Read an Excerpt →

ThinKingdom

Complex Chinese Excerpt

Read the English excerpt →

紐約市的計程車司機是一種特殊的人種。他們無所畏懼,在擁擠的街道上高速穿梭,同時卻平靜得驚人。我已經學會在計程車上盯著手機看,不要望向車窗外環生的險象,要不然我會抓狂。每次我不小心望向窗外,右腳就會不自覺地抵在地板上,本能地試圖踩煞車。

這一次,我不需要任何外力讓我分心。我剛上完激烈的以色列搏擊術課程,一身是汗,心裡則想著我所愛的男人做了什麼事。

吉迪恩.柯洛斯。光是想到他的名字,一陣炙熱的渴望就竄入我緊張的身體。從第一次看見他的那一剎那開始—我就看出他那難以置信的俊美外表下隱藏著危險的黑暗紳士—我就感覺到他注定是我靈魂伴侶的那股強烈吸引力。我需要他,就像心臟需要跳動人才能活下去。如今他讓自己置身險境,冒著失去一切的危險—只為了我。

喇叭聲讓我回過神來。

我透過擋風玻璃看出去,街上公車車體廣告出現我那位室友,他正露出百萬價值的笑容。凱瑞.泰勒的雙唇彎成誘惑的曲線,高挑結實的身材擋住了十字路口。計程車司機不斷按喇叭,好像這樣就能清除路障一樣。

門兒都沒有。凱瑞一動也不動,我也是。他悠閒地側躺著,光著上身,沒有穿鞋,牛仔褲的釦子敞開,露出內褲的鬆緊帶和流線的腹肌。他深棕色的頭髮蓬亂性感,翡翠般的眼珠閃著促狹的光芒。

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得瞞著最好的朋友,不能告訴他那個可怕的秘密。凱瑞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的理性之聲—從各方面來說他都是我的兄弟。我痛恨自己不能告訴他吉迪恩為我做了什麼。我非常想說出來,向人傾訴,但我永遠沒辦法告訴任何人。這種情形下,連心理醫生都得依法律和道德規範打破守密義務。

穿著反光背心的高壯交通警察出現了,他嚴肅地吼了一聲,戴著白手套的手權威地揮動,引導公車開走。他在燈號轉變前揮手示意我們通過。我往後靠向椅背,雙手抱住自己發抖的身體。

從吉迪恩第五大道的頂樓豪宅搭車回我上西區的住所要不了多久,但不知怎麼回事,我感覺這段路像永遠到不了一樣久。紐約市警探雪莉.葛夫斯幾小時前告訴我的訊息改變了我的生命。

同時也迫使我不得不拋棄我需要的人。

我拋下吉迪恩一個人,因為我不能信任葛夫斯的動機。她把自己的推論告訴我,可能是要測試我會不會直接去找吉迪恩,證明我們的分手只是計畫好的謊言。我不能冒這個險。

老天,心中五味雜陳的感情讓我脈搏加速。吉迪恩現在需要我—正如我需要他—然而我卻不得不離開。

那座電梯的門關上時,他眼中淒涼的神色讓我心如刀割。

吉迪恩。

計程車轉過街角,在我家大樓前停下。我還來不及叫駕駛掉頭開回去,夜班門房就替我打開車門。濕黏的八月熱空氣猛地湧入,驅逐了冷氣。

「晚安,崔梅爾小姐。」門房用手指輕觸帽沿,耐心地等我刷卡付計程車錢。他的視線禮貌地避開我淚痕斑斑的面孔。

我若無其事地微笑,衝進大廳直奔電梯間,只對櫃臺人員揮了一下手。

「艾薇!」

我轉過頭,一個窈窕優雅的褐髮女子從大廳的會客區沙發那裡站起身來。她穿著一套時髦的裙裝,深色的波浪長髮流瀉在肩頭,塗著粉紅色唇蜜的豐滿嘴唇彎成一個微笑。我皺起眉頭。她是誰?

「哪位?」我回道,突然提高了警覺。她深色眼眸裡閃爍的熱切光芒讓我緊張。我雖然身心都一團混亂,還是挺起胸直接面對她。

「我是狄安娜.強森。」她說,伸出指甲修得漂漂亮亮的手。「自由撰稿人。」

我揚起一邊眉毛。「哈囉。」

她笑起來。「妳不用防備心這麼強啦。我只是想跟妳聊一會兒。我正在寫一篇報導,希望妳能幫忙。」

「不好意思,但我想不出我有什麼好跟記者說的。」

「連吉迪恩.柯洛斯的事也沒什麼可說嗎?」

我頸背上寒毛直豎。「特別是他的事。」

吉迪恩名列世界首富排行二十五名的名單,擁有不知道多少紐約的房地產,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新聞。他甩了我跟前未婚妻復合也是新聞。

狄安娜雙手環繞在胸前,讓乳溝更明顯。我之所以注意到這種細節是因為我正在仔細地打量她。

「別這樣,」她哄著我說,「我可以不提妳的名字啊,艾薇。這是妳報復他的好機會。」

我腹中彷彿墜了一塊沉重的大石頭。她完全是吉迪恩喜歡的類型──高挑窈窕,深色長髮和金棕的膚色,跟我完全不同。

「妳確定妳要這麼做嗎?」我靜靜地問,本能地知道她過去曾和我的男人睡過。「我可不想惹毛他。」

「妳怕他嗎?」她反唇相譏。「我可不怕。有錢並不表示他想幹嘛就能幹嘛。」

我緩慢地深吸一口氣,記起泰倫士.路卡斯醫生──某個懷恨吉迪恩的人──也曾對我說過類似的話。現在我知道吉迪恩為了保護我能不擇手段,但我還是能毫無保留地誠實回答這個問題。「不,我不害怕。但我學會了該選擇打什麼仗。忘了他繼續前進就是最好的復仇。」

她抬起下巴。「不是每個人都有搖滾明星當候補的。」

「隨便啦。」一聽到她提起我前男友布萊特.克賴恩,我默默嘆了一口氣。他是一個迅速竄紅的搖滾樂團主唱,也是我生平僅見數一數二的性感帥哥。跟吉迪恩一樣,他全身都散發出性感的熱度,但他跟吉迪恩不同,他並非我此生摯愛。我絕對不會再蹚那灘渾水。

「聽著,」—狄安娜從裙子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—「妳很快就會明白吉迪恩.柯洛斯是利用妳讓可琳娜.紀赫嫉妒,讓她回到他身邊。妳想清楚了就打電話給我,我等妳。」

我接過名片。「妳為什麼認為我有值得告訴妳的事情?」

她豐滿的嘴唇抿緊了,「因為不管柯洛斯跟妳交往的目的是什麼,他確實迷戀過妳。妳讓急凍人稍微融化了一點。」

「或許吧,但那已經結束了。」

「這不表示妳什麼也不知道,艾薇。我可以幫妳整理出有新聞價值的東西。」

「妳有什麼目的?」我才不會袖手旁觀別人攻擊吉迪恩。要是她一定要威脅他,我就一定要阻止。

「那個男人有黑暗的一面。」

「誰沒有呢?」她看過吉迪恩的什麼?他在他們……往來的過程中透露了什麼?如果他們往來過的話。

我只要想到吉迪恩跟其他女人有親密關係,就忍不住猛烈的妒火。

「我們何不到別的地方聊聊?」她再次設法說服我。

我瞥向警衛處的值班人員,他禮貌地假裝忽略我們。葛夫斯警探的一席話仍讓我的情緒激動著,我現在沒辦法應付狄安娜。

「改天吧。」我說,我不直接拒絕她,我想搞清楚她的意圖。

夜班警衛查德好像感覺到我的不安,他走近我們。

「強森小姐正要離開,」我鬆了一口氣說。要是葛夫斯警探都抓不到吉迪恩的把柄,一個八卦的自由撰稿人應該更沒辦法。

不過我很清楚警方的情報有多容易外流,我父親維克多.雷耶斯就是現役警察,這種故事我聽過太多了。

我轉向電梯。「晚安,狄安娜。」

「我會跟妳聯絡的。」她在我身後叫道。

我走進電梯,按了樓層按鈕。門一關上,我就頹然倒向扶手。我得警告吉迪恩,但我只要跟他聯絡一定會被人發現。

我胸口的疼痛越來越嚴重。我們的處境已經糟糕到不能跟對方說話的地步。

我在自己的樓層走出電梯,打開家門,走過寬敞的客廳,把皮包掛在廚房早餐檯的高腳椅上,漠然地瞥向客廳落地窗外壯觀的曼哈頓景色。但現在窗外景色什麼的完全不重要,唯一重要的是:吉迪恩不在我身邊。

我沿著走廊走向自己的臥室,隱約有音樂聲從凱瑞的房間傳來。有人在他房裡留宿嗎?要是有的話,是誰?我最好的朋友決定要同時跟兩個人交往──一個是接受他本性的女人,一個是無法忍受他跟別人交往的男人。

我在浴室脫了衣服,走進淋浴間。一面洗澡,一面忍不住想起吉迪恩和我按捺不住彼此慾望,一起淋浴的熱情時光。我好想念他,我需要他的撫觸、他的慾望、他的愛情。我的渴望不斷蠶食著我的飢渴感,讓我焦躁不安。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再跟吉迪恩說話,怎麼睡得著覺呢?我有那麼多話要跟他說……

我用毛巾圍住身子,走出浴室──

吉迪恩就站在關上門的臥室門口。看見他,我覺得像是被人打了一拳般,我屏住氣息,心臟興奮地狂跳,強烈的渴望氾濫全身。我好像已經跟他分開好幾年了,而不是只有幾個小時。

我給了他我家的鑰匙,反正這棟大樓也是他的,他可以設法來找我而不被人察覺……就像他對付納森那樣。

「你來這裡太危險了,」我衝口說出。但這憂慮並不能掩蓋我看見他的興奮,我的視線吞噬了他,飢渴地掃視他寬厚結實的身形。

他穿著黑色運動褲和一件哥倫比亞大學的T恤,這讓他回到實際二十八歲青年的模樣,而不再是聞名世界的億萬富翁。他戴著一頂洋基隊的棒球帽,帽子拉得低低的,帽沿的陰影無法遮掩他明亮的藍眼睛。他熱切地望著我,性感的雙唇緊抿成一條線。「我沒辦法離開妳。」

吉迪恩.柯洛斯俊美到令人難以置信,他帥到會讓路人停下腳步目瞪口呆地望著他。我曾經覺得他是性感大神,而他不斷展現的熱情也證明了我的感覺一點也沒錯。但同時我也深知他是凡人,背負著過去的創傷,就像我一樣。

我們要一起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,這機率實在很小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氣,他離我這麼近,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起了反應。雖然他站在幾呎之外,我仍舊可以感覺到靈魂伴侶獨有的強烈引力。從我們第一次見面開始就一直是如此,我們把對彼此的依戀誤認為肉慾,最後發現少了對方就無法呼吸。

我忍住撲進他懷中的衝動,我非常非常想這麼做。但他太僵硬,太壓抑了。我滿懷期待地等著他的許可。

老天,我是如此愛他。

他的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。「我需要妳。」

他粗啞的聲音既溫暖又縱情,讓我的核心不由自主地緊縮。

「你的聲音聽起來也未免太高興了,」我幾乎要換不過氣來,故意說冷笑話,試圖在他把我撲倒之前讓他放鬆一點。

我愛他狂野,也愛他溫柔。我會以任何方式接受他,但已經好久了……我的肌膚像觸電一樣充滿期待,渴望他貪婪虔敬的愛撫。我擔心自己在這麼飢渴的狀況下,一旦他撲向我,接下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。我們極可能會把對方撕成碎片。

「我簡直快死了,」他嗄聲說,「妳不在我身邊,我好想妳。我覺得我需要妳才能恢復神智,艾薇。妳要我因為這樣而高興?」

我舔著乾燥的嘴唇,他發出一聲悶哼,讓我渾身一震。「這個嘛……我很高興你這樣。」

他的緊張明顯放鬆了。他一定非常擔心我知道他所做的事之後會有什麼反應。老實說,我自己也很擔心。我的感激是不是表示我的心理其實更扭曲?

接著我想起繼兄的手如何無恥地在我身上移動……他用身體的重量把我抵向床墊……他不斷讓我的腿間劇痛……我心裡又燃起怒火,身體因而顫抖。要是我慶幸這混蛋死了表示我心理扭曲,那就扭曲吧。吉迪恩深吸了一口氣,他揉搓著心口,好像那裡作痛。

「我愛你,」我告訴他,眼中充滿淚水。「我非常愛你。」

「天使,」他快步走到我面前,把鑰匙扔在地上,雙手插進我潮濕的頭髮中。他在發抖,我在哭泣。瞭解他多麼需要我,幾乎讓我難以承受。

我仰起頭,吉迪恩充滿佔有欲地吻上我的唇,緩慢深沉地品嚐我。他的熱情和飢渴淹沒了我的感官,我嗚咽起來,用手抓住他的T恤。他相應的呻吟讓我顫動,我的乳頭尖挺起來,全身起雞皮疙瘩。

我融化在他懷裡。我推開他的帽子,將手指伸進他絲般的黑髮間。我沉浸在這個吻的慾望熱潮中,而後啜泣起來。

「不要哭,」他輕聲說,抬起頭捧住我的下巴,望進我眼裡。「妳哭讓我心碎。」

「我受不了了。」我顫抖地說。

他漂亮的眼睛跟我一樣疲憊,他陰鬱地點點頭。「我做的事──」

「不是那個。是我對你的感覺。」

他用鼻尖摩搓我的鼻子,他的雙手撫摸我光裸的手臂—他沾了鮮血的雙手,而這,只讓我更加愛他。

「謝謝你。」我低語。

他閉上眼睛。「老天,今天晚上妳離開的時候……我不知道妳會不會回來……要是我失去妳──」

「我也需要你,吉迪恩。」

「我不後悔,我會毫不猶豫地再做一次。」他握著我的手收緊了。「不這麼做,我們就只能申請禁制令、增加警衛、保鏢……然後妳這一輩子都得這樣度過。除非納森死了,否則妳永遠都沒辦法真正安全。」

「你不跟我往來,不跟我溝通。你和我──」

「妳和我會永遠在一起。」他用手指抵住我的雙唇。「已經結束了,艾薇。我們不要為了無法改變的事情爭吵了。」

我推開他的手。「真的結束了嗎?我們現在可以在一起了嗎?還是得躲避著警方偷偷交往?這樣算得上是在交往嗎?」

吉迪恩坦誠地凝視著我,毫無遮掩,我看見他的痛苦和恐懼。「我就是來請求妳的。」

「要是我能決定的話,絕對不會讓你走。」我激動地說。「絕對不會。」

吉迪恩的手從我的喉間滑到肩膀,在我的肌膚上留下炙熱的痕跡。「我得相信妳,」他輕聲說。「我怕妳會逃……妳會怕我。」

「吉迪恩,不要──」

「我絕對不會傷害妳的。」

我拉扯他運動褲的腰帶,但他分毫不動。「我知道。」

在身體接觸方面,我也毫不懷疑他會非常謹慎地對我,就跟以往一樣。然而他卻精準地利用了我的感情,我完全信任吉迪恩瞭解我的需求,但我破碎的心仍有待癒合。

「是嗎?」他打量我的面孔,看出了我沒有說出口的話。「放開妳我會死,但我不願意留妳在身邊傷害妳。」

「我哪兒也不想去。」

他呼出一口氣。「我的律師團明天會去跟警方會談,看看現在情勢如何。」

我抬起頭,輕輕吻上他的唇。我們共謀隱蔽罪行,要說這不令我擔心是騙人的—畢竟我是警察的女兒—但除此之外的選擇太可怕了,超乎我的想像。

「我必須確定妳能接受我做的事。」他輕聲說,手指纏繞著我的髮絲。

「我覺得可以。你呢?」

他的唇再度找到我。「只要有妳,我可以忍受一切。」

我把手伸進他的T恤裡,撫摸他溫暖金褐的肌膚。他的肌肉在我的手下堅實緊繃,全身就像是充滿誘惑的精美藝術品。我舔舐他的嘴唇,輕輕咬住他豐滿的下唇。吉迪恩輕聲呻吟,他愉悅的聲音像愛撫般滑過我全身。

「摸我。」這兩個字是命令,但他的語調是哀求。

「我正在……」

他伸手到背後抓住我的手腕,把我的手拉到前面。他毫不羞赧地用陰莖抵著我的手掌摩蹭。我握住他沉重粗大的器官,發現他已經蓄勢待發,我心跳加速起來。

「老天,」我喘息道,「你讓我好興奮。」

他的藍眼睛緊盯著我的臉,他面頰泛紅,形狀美好的雙唇微張。他從不掩飾我對他的影響,從不在我面前假裝他可以控制住生理反應。這讓他在臥室裡的主控權更令人興奮,我知道他跟我一樣,對我們之間的吸引力完全無法招架。

我的胸口發緊,我仍舊無法相信他是我的,我可以看到他這一面,如此坦誠、飢渴和性感……

吉迪恩拉開我的毛巾,毛巾掉在地板上,我全裸地站在他面前,他倒抽一口氣。「噢,艾薇。」

他的聲音充滿情感,我的眼睛刺痛起來。他脫掉T恤扔到一邊,對我伸出手,小心地走到我面前,延長我們赤裸的肌膚終於碰觸的時間。

他抓住我的腰,手指不安地加重了力道,呼吸粗重快速。我的乳尖最先碰觸到他,快感竄過全身,我不禁喘息。他咆哮一聲後緊緊擁住我,把我抱到床上。

我的大腿一碰到床墊,身體便倒向床,吉迪恩趴在我身上,他用一隻手護住我的背,將我往上摟到床中央,然後他的唇吻住我的乳房,快速飢渴地吸吮,柔軟又溫暖。他捧住我沉重的胸部揉搓。

「老天,我好想妳,」他呻吟道。他炙熱的肌膚貼在我冰涼的身體上,在無數沒有他的漫漫長夜之後,再度感受到他的重量真是太好了,

我將腿搭在他的小腿上,手伸進他的運動褲裡,抓住他結實堅硬的臀部。我把他拉向我,抬起臀部,透過衣料感覺他的勃起,我想要他進入我體內,再度確定他屬於我。

「說出來,」我誘惑他,我要聽他說出那句他認為不足以表達一切的話。他撐起身子,低頭望著我,溫柔地拂開我前額上的頭髮。他吞嚥了一下。

我抬起頭,吻上他美麗的唇。「我先說,我愛你。」

他閉上眼睛,渾身震顫。緊緊地摟住我,我幾乎無法呼吸。

「我愛妳,」他低語,「我太愛妳了。」

他熱切的告白撼動了我,我把臉埋在他肩口哭泣。

「天使,」他抓住我的頭髮。

我仰起臉佔有他的嘴,我們的吻摻雜著我淚水的鹹味。我的唇急切地覆住他的,好像他隨時會消失,而我會來不及品嚐。

「艾薇,讓我……」他捧住我的臉,深深舔進我嘴裡,「讓我愛妳。」

「拜託,」我低語,我的手捧住他的頸背。他的勃起炙熱沉重地抵著我,在我悸動的陰核上施加了完美的壓力,「不要停。」

「不會停,我停不下來。」

他的手捧住我的臀部,讓我迎向他熟練的動作。

流竄全身的快感讓我驚呼出聲。我的乳頭在他胸前摩擦,我的核心作痛,渴求著他有力的衝刺。

我的指甲一路從他肩膀劃到臀部。他在我粗暴的愛撫下發出低沉的咆哮,在情慾的愉悅中放縱地抬起頭。

「再來,」他粗嗄地命令,臉泛潮紅,雙唇微張。

我抬起上身,咬住他心臟上方的肌肉。吉迪恩顫抖著嘶聲吐氣,咬牙忍耐。

我無法抑制內心一觸即發的洶湧情感—我的愛、需求、憤怒和恐懼,還有痛楚。老天,痛楚。我仍舊可以敏銳地感覺到,我想把他撕成碎片,懲罰他,同時也取悅他,讓他多少體會到他把我推開時我的感受。

我的舌頭舔過我在他肌膚上留下的齒痕,他的臀部抵著我動作,陰莖滑過我分開的縫隙。

「輪到我了,」他低聲說。他用一隻手臂撐著身子,彰顯出形狀美好的堅實二頭肌,另一隻手揉搓我的胸部。他低頭吮住我硬挺的乳頭,他的嘴如此炙熱,他如粗天鵝絨般的舌頭輕舔著我敏感的肌膚。他用牙齒咬住我充血的尖端時,我叫了起來,一股尖銳的慾望竄過核心,讓我全身痙攣。

我扯著他的頭髮,激動得顧不得輕重。我用兩條腿緊緊圈住他,讓他知道我也需要他。我要佔有他,讓他再度屬於我。

「吉迪恩,」我呻吟著。我的太陽穴被淚水濡濕,喉嚨發緊作痛。

「我在這裡,天使,」他喘息道,順著我的乳溝移向我另一邊的乳房。他邪惡的手指輕拉剛被吸吮而潮濕的乳頭,讓我不由得抵向他。「不要抗拒,讓我愛妳。」

我發覺自己拉著他的頭髮,試圖要和他拉開距離,但我確實想更接近他。吉迪恩完美驚人的男性魅力和對我身體的熟悉程度讓我無處可逃,我只能臣服於他。我的胸部漲痛,私處濕潤充血。我的雙手不耐地撫摸他全身,我的雙腿圈住他的身軀。

但他仍離我好遠,他的嘴在我腹部低語著誘惑的言語。我好想妳……好需要妳……我必須佔有妳……我的肌膚感覺到炙熱的液體,我發現他也在哭。他英俊的面容跟我一樣因為激烈的情感而扭曲。

我顫抖著手撫摸他的臉頰,試圖拭去他的淚水,但淚珠仍舊不斷湧出。他發出輕柔的呻吟,磨蹭我的手掌。我實在不忍心聽下去了,他的痛苦比我自己的更難承受。

「我愛你,」我告訴他。

「艾薇。」他跪起來,兩側大腿夾住我,沉重的陰莖悸動搖晃。

我全身充滿貪婪的飢渴。他健美的身體上形狀美好的肌肉猶如岩石般堅硬,金褐的肌膚因汗水而發亮。他渾身充滿了力與美,只有青筋畢露的粗大陰莖原始得驚人,陰囊也巨大沉重。他看起來簡直就像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雕像,但是性感得多。

坦白說,我覺得吉迪恩.柯洛斯生來就是為了讓女人高潮到神魂顛倒的。

「我的,」我沙啞地說,抬起身子毫不優雅地緊貼著他。「你是我的。」

「天使。」他一面凶猛地吻住我,一面把我抱起來翻身。他背靠著床頭,讓我趴在他身上,我們因汗濕滑的肌膚相觸。

他的手撫遍我全身,肌肉緊繃的身體跟我一樣抬起來。我捧住他的臉,舔進他嘴裡,試著要滿足自己對他的渴望。

他的手伸到我雙腿之間,手指虔敬地探入我的縫隙中。他的指腹撫摸我的陰蒂,在我顫抖的入口周圍摸索。我用唇貼著他,發出呻吟,扭動臀部。他不疾不徐地愛撫我,挑逗我;他的吻像是緩慢深沉的交合。

快感讓我無法呼吸,他用手捧住我,中指慢慢探入我體內,我渾身顫抖。他的手掌摩擦著我的陰蒂,指尖輕觸敏感的組織。他的另一隻手覆上我的臀部,固定住我,不讓我亂動。

吉迪恩掌控全局時,不容置疑,他的挑逗方式邪惡又精準,但他顫抖得比我還厲害,呼吸也更急促。他發出的聲音充滿了悔恨和哀求。

我抽身用雙手捧住他的陰莖,用力套弄,他粗大的陰莖頂端浮現一滴預射液。他呻吟著靠向床頭,在我體內的手指繼續動作。我迷戀地望著他分泌的液體緩緩流下,滴在我手上。

「不要,」他喘息道,「我快射了。」

我繼續愛撫他,他再度分泌出的液體讓我垂涎。知道自己對這麼性感的生物有著如此強大的影響力讓我興奮異常。

他詛咒一聲,從我體內抽出手指,握住我的腰,讓我鬆開手。他先把我拉向前,再推往後,他的臀部抬起,怒張的陰莖衝入我體內。

我尖叫出聲,抓住他的肩膀,性器緊緊包住他粗大的器官。

「艾薇。」他的下巴和頸子全緊繃起來。他開始高潮,炙熱猛烈地射在我體內。

他的液體潤滑了我,我往前滑入他悸動的勃起,讓他充滿我。我的指甲陷入他的肌肉中,我張開嘴急切地喘氣。

「接受它,」他從齒縫中迸出這句話,並調整我的動作讓我完全接納他。「接受我。」

我呻吟著,享受他深入我的熟悉痠痛感。突如其來的高潮讓我弓起背,火熱的愉悅竄遍我全身。

我的臀部本能地晃動,大腿肌肉收縮,我專注在這狂喜的一刻;我重新佔有了我的男人,我的心。

吉迪恩應許了我的要求。

「就是這樣,天使,」他粗啞地鼓勵我,他仍舊硬挺,好像剛才沒有經歷猛烈的高潮一樣。

他放下手臂,雙手在床單上緊握成拳,二頭肌隨著動作跳動。每次我深深吞入他,他滿是汗水的腹肌就緊繃起來。他的身體就像運轉順暢的機器,而我將他逼到了極限。

他讓我為所欲為。他委身於我。

我擺動臀部,享受著自主的快感,呻吟著他的名字。我的核心規律地收縮,另一陣高潮太快湧上,讓我手足無措。

「拜託,」我喘息道,「吉迪恩,拜託。」

他捧住我的頸背和腰際往下移,讓我們倆都躺著。他緊緊抓住我,不讓我移動,自己一再往上衝刺……一次又一次……快速有力地在我體內抽插。被他摩擦的感覺太刺激了,我猛烈地痙攣,再度攀上絕頂,我的手指陷入他的側腹。

吉迪恩顫抖著跟我一起高潮,他的手臂緊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。他粗嗄的呼吸充滿我燃燒的肺部。我完全被他佔有,徹底不設防。

「老天,艾薇。」他把臉埋在我喉間。「我需要妳。我好需要妳。」

「寶貝,」我摟住他,仍舊不敢放手。

Browse Sylvias International Editions:

View Titles Sorted by Country · View Titles Sorted by Langu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