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ylvia Day
Read an Excerpt →

ThinKingdom

Complex Chinese Excerpt

Read the English excerpt →

冰冷的水絲像針尖一樣轟炸我過熱的皮膚,刺痛感驅散了我記不清的惡夢中那徘徊的陰影。

我閉起眼睛,走到水柱正下方,讓殘留的恐懼和反胃從腳邊的排水孔迴旋而下。一陣顫抖竄過全身,我將思緒轉向我的妻子。她像天使安詳地睡在隔壁公寓裡。我迫切地想要她,想迷失在她體內,我恨自己不能這麼做,不能將她摟近,不能把她美妙的身體拉到我身下,將自己埋入,讓她的撫觸驅走我的記憶。

「幹。」我把手掌貼在冰冷的磁磚上,讓嚴酷的涼意滲入我的骨髓。我是個自私的混蛋。

我要是個好男人,在第一眼看見艾薇.柯洛斯的時候,就應該離她遠遠的。

相反地我卻讓她成為我的妻子。我想在所有媒體上公告我們結婚的消息,而不是只有幾個人知道的秘密。更糟的是,既然我完全不願放開她,我就該想辦法處理我們不能睡在同一個房間這一點。

我抹了肥皂,很快沖掉醒來時的一身大汗。幾分鐘後我離開臥室,穿上運動褲,走到書房。時間還不到早上七點。

幾個小時前我才離開艾薇跟她最好的朋友凱瑞.泰勒一起住的公寓,我想讓她在上班前能睡個幾小時。我們徹夜纏綿,彼此都太過飢渴。此外艾薇身上的急切讓我不安且難以釋懷。

我妻子心裡有事。

我的視線轉向窗戶看著窗外曼哈頓的景色,然後落在空無一物的牆上。我們在第五大道家裡書房牆上掛了一張她和我們的照片拼圖。我可以在腦海中清楚看見,過去幾個月來我花了無數個小時盯著它看。以前我望向窗外,一覽我的世界,現在我只要看著艾薇就可以了。

我在書桌前坐下,晃動滑鼠叫醒電腦,她的臉在螢幕上出現,讓我深吸了一口氣。這張桌面照片裡的她沒化妝,鼻樑上淺淺的雀斑讓她顯得比實際年齡二十四歲還要年輕。我的視線掃過她的五官—眉毛的曲線,明亮的灰眸,豐滿的雙唇。我任憑自己想著她,感覺到她的唇貼在我的皮膚上。她的吻像是祝福,我的天使讓我有了活下去的意義。

我堅決地呼出一口氣,拿起電話快速撥號給拉烏.胡耶塔。雖然時間還早,他仍舊很快地接起電話。

「柯洛斯夫人和凱瑞.泰勒今天要去聖地牙哥。」我說,一想到這件事讓我握緊了拳頭。我不用多說。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中午之前我要一張安妮.路卡斯最近的照片,跟她昨天晚上詳細的行蹤。」

「最晚中午前一定到。」他保證。

我掛了電話,凝視著艾薇迷人的面孔。這張照片捕捉了她快樂且無憂無慮的一刻,我希望她這一輩子都保持這樣的狀態。然而昨天晚上,她碰到了一個我曾經利用過的女人而感到傷心難過。我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見過安妮,但要是她傷害我的妻子,她就會見到我,而且很快。

我打開收信匣,檢視電子郵件,看到有必要的信便很快回覆,直到有一個吸引我注意的標題。

我還沒看見艾薇就先感覺到她了。

我抬起頭,打字的動作緩慢下來。一陣突來的慾望安撫了只要她不在我身邊就縈繞不去的焦躁。

我往後靠向椅背,好好欣賞眼前的景象。「妳起得很早啊,天使。」

艾薇站在門口,手裡拿著鑰匙。散亂的金髮性感地垂在肩上,甦醒後的面頰和雙唇紅通通的,曲線玲瓏的身上只有一件背心和短褲。她沒穿胸罩,美妙的乳頭在薄薄的棉布下微突。她嬌小玲瓏,生來就是要讓男人拜倒在她腳下。她常說自己跟以前和我合影的那些女人有多麼不同。

「我醒來就想你了,」她回道,用那種總是撩動我的喉音。「你起來很久了嗎?」

「沒有很久,」我把鍵盤推回桌下,騰出空間讓她坐在書桌上。

她光著腳走過來,毫不費力地誘惑了我。我第一次見到她時,就知道她會讓我一敗塗地。她眼中的神色和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承諾。無論她到何處,男人都盯著她瞧,垂涎她。就像我一樣。

她一走近我便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大腿上。我低下頭,含住她的乳頭,深長地吸吮。她倒抽一口氣,嬌軀微顫,我心中暗暗地微笑。我可以對她為所欲為,她給了我這麼做的權力,這是我得到的最美好的禮物。

「吉迪恩。」她把雙手插進我的頭髮裡梳理。

我立刻覺得好多了。我抬頭吻她,嚐到她牙膏的肉桂甜香,以及只屬於她的味道。「嗯?」

她撫摸我的臉,端詳著我。「你是不是又做惡夢了?」

我很快呼出一口氣,她總能立刻就看穿我。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習慣這點。

我用拇指撫摸貼在她乳頭上潮濕的棉布。「我比較想談現在妳讓我做的春夢。」

「你夢到了什麼?」

她持續追問讓我抿緊了嘴。「我不記得了。」

「吉迪恩──」

「不要說了,天使。」

艾薇僵直起來。「我只是想幫你。」

「妳知道怎麼做的。」

她哼了一聲。「你這色魔。」

我將她摟近。我不知要怎麼說她在我懷中的感覺,於是我摩蹭她的頸項,吸 入她肌膚令人愛憐的氣息。

「王牌。」

她的腔調讓我緊張起來。我慢慢抽開身子,視線掠過她的臉。「妳說。」

「關於聖地牙哥……」她垂下眼瞼,咬住下唇。

我動也不動,等著聽她要說什麼。

「九分之六樂團會在那裡。」最後她說。

她沒有試圖隱瞞我早就知道的事,讓我鬆了一口氣。但另外的緊張感淹沒了我。

「妳是要告訴我那會是個問題。」我的聲音很穩定,但卻不平靜。

「不是,那不是問題。」她輕聲說,手指卻在我頭髮裡不安地動作。

「不要騙我。」

「我沒有。」她深呼吸了一下,直直迎上我的視線。「但我覺得不對勁,我好困惑。」

「妳到底要說什麼?」

「不要這樣,」她靜靜地說。「不要這麼冷酷地拒絕我。」

「不好意思請妳原諒。聽到我老婆說她因為別的男人感到困惑讓我心情不好。」

她扭動身子滑下我的大腿,我鬆了手,好隔著一段距離望著她—評估她。「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。」

我刻意不理會胃中冰冷的糾結。「試試看。」

「就只是──」她低下頭,咬著下唇。「只是有些……沒結束的事。」

我的胸口炙熱地揪緊了。「他讓妳興奮嗎,艾薇?」

她僵住了。「不是那樣的。」

「是他的聲音讓妳興奮?還是刺青?還是他神奇有力的……?」

「你不要這樣!開口談他已經很難了,你不要讓我更難受。」

「妳難受?我不難受?」我怒道,站起身來。

我從頭到腳打量她,想著該貼上她還是懲罰她。我想把她綁起來,關起來,不讓任何人威脅我對她的所有權。「他對妳非常惡劣,艾薇。看了〈金髮女孩〉纏綿的MV妳就忘記了嗎?我給妳的一切不能滿足妳的需要嗎?」

「別這麼混蛋。」她將雙臂交抱在胸前,這種防禦的姿勢讓我更加憤怒。

我需要她坦誠溫柔,我需要全部的她。有時她對我的意義重大到讓我憤怒,我無法想像失去她。而她正在說著我絕對無法聽下去的話。

「拜託你不要這麼惡劣。」她低語。

「以我目前的感覺來說,我已經非常有禮了。」

「吉迪恩。」她的灰眸因內疚而陰暗,然後開始閃爍著淚光。

我別開視線。「不要這樣!」

但她一如往常看穿了我。

「我並不想傷害你。」她無名指上的鑽石—她屬於我的象徵—迎著光線在牆上映照出七彩的火光。「我討厭你不高興,我討厭你生我的氣。我也很難過,吉迪恩。我不想要他,我發誓我真的不想。」

我煩躁地走到窗邊,試著平靜地面對布萊特.克賴恩帶來的威脅。我說出了誓言,把戒指套在她手指上,盡一切可能將她束縛在我身邊,然而仍舊不夠。

我眼前的城市景觀被高樓擋住了。在頂樓的家裡我可以一覽無遺,但我在上西區艾薇住所隔壁買的這間公寓景觀有限。我看不到黃色計程車擠在縱橫交錯的大路上,也看不到眾多摩天大樓的窗戶反射的陽光。

我可以把整個紐約獻給艾薇。我可以給她整個世界。我對她的愛無止盡,這份愛讓我殫精竭慮,然而她過去生命中的一個混蛋卻正在一步步排擠我。

我記得她在克賴恩懷裡的樣子,她吻他的那份急切本來應該只屬於我。想到對他的肉慾可能仍舊影響著她,就讓我充滿破壞的衝動。

我握緊拳頭,指節喀啦作響。「我們是不是需要分開一陣子?花點時間讓妳釐清對克賴恩的困惑?我可能也該幫可琳娜釐清一下她的困惑。」

提到我的前任未婚妻讓她震顫地倒抽一口氣 。「你是說真的嗎?」

一陣可怕的沉默。

然後她說:「恭喜你,混蛋,你剛才嚴重地傷害了我。」

我轉身看見她大步走出書房,背脊僵直緊繃。她把鑰匙扔在我桌上,看見鑰匙讓我手足無措。「不要走。」

我抓住她,她試圖掙脫。我們之間的互動如此熟悉—艾薇逃脫,我追逐。

「放開我!」

我閉上眼睛,用臉頰貼著她。「我不會把妳讓給他的。」

「我氣得想打你了。」

我希望她打我。我想感受到痛苦。「打啊。」

她抓著我的前臂。「放我下來,吉迪恩。」

我把她轉過來,將她壓在走廊的牆上。「妳跟我說妳對布萊特.克賴恩感到困惑,我該怎麼辦?我覺得我好像攀在懸崖邊緣,隨時都會掉下去。」

「所以你就緊抓著我,把我抓出血來?你為什麼不明白我哪裡也不會去?」

我低頭瞪著她,設法想出和解的言詞。她的下唇開始顫抖,而我……我崩潰了。

「告訴我該怎麼面對,」我沙啞地說,摟住她的腰,輕柔地施壓。「告訴我怎麼做。」

「你是說如何應付我?」她挺起肩膀。「因為有問題的是我。我認識布萊特的時候,正處於我討厭自己,但卻希望別人愛我的時期。現在他表現得正像我當初想要的那樣,讓我覺得好混亂。」

「老天,艾薇,」我用身體抵住她。「妳這個樣子我怎麼能不覺得受到了威 脅?」

「你應該要信任我的。我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我不希望你胡思亂想,隨便下結論。我想老實跟你說,教你不用擔心。我知道我得搞清楚自己腦袋裡的想法。這個週末我會去看崔維斯醫生──」

「心理醫生不是萬靈丹!」

「不要吼我。」

我忍住要一拳打在她腦袋旁牆上的衝動。我妻子居然盲目相信心理諮商的效果,讓我非常沮喪。「我們不能每次碰上什麼問題就跑去找天殺的醫生。結婚的是妳跟我,不包括該死的心理醫生們!」

她抬起頭,下巴堅決的角度讓我瘋狂。她從來不肯讓步,除非我進入她體內。那樣她才會完全委身於我。

「你可能覺得你不需要幫助,王牌,但是我知道我需要。」

「我需要妳。」我用雙手捧住她的臉。「我需要我的妻子。我需要她心裡想 著我,而不是其他男人! 」

「你讓我巴不得根本沒告訴過你。」

我的唇扭曲成冷笑。「我知道妳的感覺。我見識過了。」

「老天,你真會吃醋,簡直是瘋了……」她輕聲呻吟。「你怎麼就不明白我有多愛你?布萊特完全不能跟你比。完全不能。但老實說,現在我不想待在你身邊。」

我察覺到她的抗拒,她試圖將我推開。我像攀住一線生機般緊緊抓住她。「妳看不出妳對我的影響嗎?」

艾薇在我懷中放鬆。「我不瞭解你,吉迪恩。你怎麼能按下開關就把感情關掉?你知道我對可琳娜的感覺,怎麼還能對我說那種話?」

「妳是我呼吸的原因。我不能把妳關掉。」我用唇拂過她的面頰。「除了妳之外我什麼也不想。整天,每一天,我做每件事心裡都有妳。沒有容納其他人的餘地。知道妳心裡有他讓我痛不欲生。」

「我說的話你根本沒聽進去。」

「離他遠一點。」

「那是逃避,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。」她的手指陷入我的手腕。「吉迪恩,你知道我整個人曾經四分五裂過,我正在把自己拼湊起來。」

她這個樣子我也愛她。為什麼這樣還不夠?

「你讓我堅強起來,我從來沒有這麼堅強過,」她繼續說,「但我畢竟碎裂過,當我找到這些裂縫的時候,我想查出原因,然後設法補起來。永遠地補好。」

「這他媽的是什麼意思?」我的雙手探入她上衣底下,摸索她赤裸的肌膚。

她渾身僵直,用力推我,抗拒我。「吉迪恩,不要……」

我用嘴封住她,把她抱起來,讓她躺在地上。她不斷掙扎,我怒道:「不要反抗我。」

「你不能用性解決我們的問題。」

「我只想上妳。」我的拇指鉤住她短褲的鬆緊帶,把她的褲子拉下來。我急切地想進入她,佔有她,感覺她臣服於我。我願意做任何事,淹沒腦中我搞砸了的那個聲音。我又搞砸了。而這次她不會原諒我。

「放開我,」她翻身趴著。

她試圖爬開,我的手臂圈住她的臀部。她學過防身術,大可以施展出來甩開我,也能用幾個字就讓我停止。她的安全詞……

「柯洛斯斐。」

我的聲音讓艾薇僵住了。這個詞傳達了她在我心中激發的強烈情感風暴。

風暴中心有某種東西斷裂了。強勁又熟悉的靜謐在我心中爆發,平息了動搖我自信的慌亂。我停下來,感受突如其來的平靜。我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從混亂到自制這種令人暈眩的轉換。只有艾薇能如此深刻地動搖我,讓我退化到任何人和任何事都能影響我的那個時候。

「妳要停止反抗我。」我平靜地告訴她。「我要跟妳道歉。」

她在我臂彎裡癱軟下來。她的臣服迅速而徹底。我再度佔了上風。

我把她拉起來,讓她正面坐在我的大腿上。艾薇需要我控制大局。我搖擺不定時她就慌亂失措,而那只會讓我更加動搖。這是個惡性循環,而我最好設法掌控。

「我很抱歉。」抱歉傷害了她。抱歉我失去了自制。做了惡夢之後我一直焦躁不安—她察覺到了—在這個時候立刻被克賴恩打擊,我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平復心情。

我會對付他。我會緊緊抓著她,就這樣,沒有其他選擇。

「我需要你支持我,吉迪恩。」

「我需要妳告訴他妳結婚了。」

她靠過來用太陽穴貼著我的面頰。「我會的。」

我讓她跨坐在我腿上,我往後靠著牆壁,將她摟近。她摟住我的脖子,我的世界再度走上了正軌。

她的手滑下我的胸膛。「王牌……」

她聲音中的誘惑非常熟悉。我立刻硬了起來,我的血液炙熱又濃稠。對我的臣服讓艾薇動情,而她的反應是最能讓我興奮的催情劑。

我把手插進她的秀髮中,握住滑順的金色髮絲,看著輕柔的拉扯讓她垂下眼瞼。她在我的控制之下,任我為所於為。她喜歡這樣,她需要這樣,跟我一樣需要。

我佔有了她的唇。

然後我佔有了她。

安格司開車送我和艾薇去上班途中,我邊察看行事曆,邊想著我的妻子八點半要上飛機。

我瞥向她。「妳要搭我們的私人飛機去加州。」

她一直望向賓特利的車窗外面,帶著慣常的熱切興趣觀察這個城市。她把視線轉向我。

我在紐約出生,在紐約市中心和近郊長大,最後把這裡收歸己有。不知何時我已經不再注意這個城市了。但艾薇對它的喜愛和著迷讓我重新認識了此地。雖然沒有像她那樣認真,但還是以全新的眼光審視這個大都會。

「哦?」她反唇相譏,眼神充滿了對我難以掩飾的迷戀。

她這種「上我」的表情總讓我在越界邊緣。

「是。」我閤上平板的蓋子。「比較快、比較舒服、也比較安全。」

她的嘴角上揚。「好吧。」

她玩笑般的挑逗暗示讓我著迷,讓我想做出所有赤裸裸的邪惡舉動,直到她完全臣服為止。

「你得跟凱瑞說,」她繼續道,把一條腿跨在另一條腿上面,露出絲襪的蕾絲邊和一點吊襪帶。

她穿著紅色的無袖襯衫,白短裙,配上綁帶高跟涼鞋。尋常的上班族裝扮,但她穿起來就充滿無法隱藏的性感。我們之間火花四射,本能地知道對方是自己的完美伴侶。

「叫我跟妳去。」我說,想到她整個週末都不在就讓我憤慨。

她的微笑消失了。「不能。要是我得開始告訴大家我們結婚的消息,凱瑞必須是第一個知道的,你在場我就沒辦法這麼做。我不希望他覺得我和你的生活裡排除了他。」

「我也不希望被排除在外。」

她的手指和我交纏。「跟朋友在一起的時間並不會有損於我們是一對的事實。」

「我寧可花時間跟妳在一起。妳是我認識的最有趣的人。」

她雙眸大睜瞪著我。然後她突然動作起來,我還搞不清怎麼回事,她就拉起裙子跨在我腿上。她用雙手捧住我的臉,用塗了唇蜜的唇吻得我頭暈目眩。

「嗯。」她喘息著抽身時我發出呻吟。我的手指陷入她曲線美妙的豐滿臀部。

「我現在好想要你。」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,用拇指把我的唇抹乾淨。

「這我不反對。」

她沙啞的笑聲包圍了我。「我現在覺得棒極了。」

「比在走廊上還要棒?」她的愉悅會傳染。要是可以讓時間停止,我會停下這一刻。

「那是不同的棒法。」她的指尖輕敲著我的肩膀。她高興的時候簡直……光芒四射,她的喜悅照亮了周圍的一切,包括我在內。「這是最好的讚美,王牌。特別是來自吉迪恩.柯洛斯。你每天都能見到各種非常迷人的人。」

「我希望他們都走開,好讓我回到妳身邊。」

她的雙眸閃閃發亮。「老天,我愛你愛得心都痛了。」

我的雙手開始顫抖,我將手伸到她大腿下面藏起來。我的視線游移不定,試著找到一個焦點。

要是她知道那三個字對我有多大的影響就好了。

她摟住我。「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。」她喃喃道。

「任何事。所有事。」

「我們開個派對吧。」

逮住機會轉移話題……「很好。我會準備鞦韆。」

艾薇抽身推著我的肩膀。「不是那種啦。」

我嘆了一口氣。「好可惜。」

她邪邪地對我微笑。「你開派對,我就答應盪鞦韆如何?」

「啊,這還差不多。」我往後靠,她讓我心滿意足。「妳想要怎麼樣的派對?」

「有酒和朋友,你的和我的。」

「好吧。」我考慮各種可能性。「我會看著妳的朋友和酒,另外奉送黑暗角落的一發。」

她的很快吞嚥了一下,我在心裡微笑起來。我很瞭解我的天使。縱容她潛在的裸露癖跟我以往的作法大相逕庭。我每次想起來都覺得驚訝,但我完全不介意。為了她只想讓我的陰莖充滿她的那些時刻,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

「你真會討價還價,」她說。

「正是我的用意。」

「那好吧,」她舔舔嘴唇。「我會看著你的一發,奉送桌子底下的手工藝。」

我揚起眉毛。「穿著衣服,」我反擊。

一種幾乎像是呼嚕的聲音在我們中間響起。「我想你得重新考慮,柯洛斯先生。」

「我想妳得更努力說服我,柯洛斯夫人。」

一如往常,她是最令人精神振奮的交涉對象。

我們在第二十樓分開,她走出電梯進入「華特斯菲爾德&里曼」的接待處。我決心要讓她進我的公司替我工作。我每天都在想不同的策略。

一進辦公室,我的助理已經到了。

「早安,」我走近時史考特站起來跟我打招呼。「公關幾分鐘前打電話來。他們接到非常多的詢問,要求證實您和崔梅爾小姐訂婚的傳聞,他們想知道該怎麼回應。」

「直接證實。」我經過他身邊走到辦公桌後方角落的衣架。

他跟著進來。「恭喜。」

「謝謝你。」我脫下西裝外套,掛在衣架上。我再度瞥向他的時候,他正露齒而笑。

史考特.雷德沉著且細心地替我處理繁雜的事務,其他人常常低估他,使得他不引人注意。他對人詳細的觀察不止一次證實了他非常有洞察力,所以我付他超額的薪水以免他跳槽。

「崔梅爾小姐和我會在年底前結婚,」我告訴他,「所有的採訪和照片都要透過柯洛斯企業安排。跟樓下的警衛說,在我批准之前別讓人接近她。」

「我會讓他們知道。還有麥達尼先生想知道您何時進辦公室。他想在早上的會議前佔用您幾分鐘。」

「他準備好了就可以。」

「太好了。」亞瑞許.麥達尼說著走進來。「以前你不到七點就進辦公室的。你開始偷懶了,柯洛斯。」

我警告性地瞥了律師一眼,但我並沒有生氣。亞瑞許是那種為了工作而活的人,而且非常厲害,所以我才從他的前老闆那裡把他挖過來。他是我碰過最強悍的律師,這麼多年來一直是。

我朝辦公桌前的兩張椅子示意,自己坐下看著他就座。他的深藍色西裝樣式簡單,卻是高級訂製服;波浪狀的黑髮修剪得非常仔細,深棕色的眼中閃著精明睿智的光芒,微笑看起來像是警告而非問候。

「三十六街的大樓有人提了像樣的價錢。」他說。

「喔?」一陣情緒波動讓我一時之間無法回答。只要我還擁有艾薇痛恨的那家酒店,問題就一直存在。「那很好。」

「很奇怪,」他反駁,蹺起二郎腿。「在目前市場反彈如此緩慢的情況下,我查了好久才查到出價的是藍登集團的子公司。」

「有意思。」

「真跩。藍登知道第二高的出價差很多—大概差了一千萬。我建議我們暫時把那棟樓從市場上撤下來,過一兩年再說。」

「不,」我靠向椅背,揮手否決他的提議。「讓他買吧。」

亞瑞許眨眨眼睛。「你在開玩笑嗎?幹嘛這麼急著把酒店賣掉?」

因為我留著酒店就會傷害到我的妻子。「我有我的理由。」

「幾年前我叫你賣的時候你也這麼說,然後你花了好幾百萬重新裝修。現在終於損益兩平了,你卻要在市場不穩定的時候脫手給一個想要你腦袋的傢伙?」

「在曼哈頓賣房地產沒有壞時機。」甩掉艾薇戲稱是我的「打砲房」那種地方更沒有。

「但是有更好的時機,你也知道。藍登也知道。你賣給他只是鼓勵他繼續下去。」

「很好,或許他會使出比較高明的手段。」

萊恩.藍登想要我的腦袋,我也不怪他。我父親毀了藍登家的產業,萊恩要姓柯洛斯的人付出代價。他不是第一個,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因為我已故的父親來找我麻煩的生意人,但他是最咬死不放的;而且他夠年輕,有足夠的時間幹這種事。

我望著桌上艾薇的相片,心想其他一切都微不足道。

「嘿,」 亞瑞許說,舉起雙手假裝投降。「這是你的事業,我只需要知道規則是不是改變了。」

「沒有任何改變。」

「柯洛斯,要是你真的這麼覺得,那你就比我想像中還要糟糕。藍登絞盡腦汁要幹掉你的時候,你卻跑到海邊去逍遙。」

「我不過放了一個週末的假,你就別再囉唆了,亞瑞許。」我會立刻再幹同樣的事。我和艾薇在外灘群島度過的那幾天,是我讓自己擁有的每一個美夢成真。

我起身走到窗前。藍登集團的辦公室就在兩條街外的摩天大樓裡,從萊恩.藍登的辦公室可以清楚地看見柯洛斯斐大廈。我懷疑他每天都在那裡瞪著我的辦公室,策劃下一步要怎麼做。我偶爾也回瞪他,看他能使出什麼厲害招數來。

我父親是個罪犯,他摧毀了無數人的家當。但他同時也教我騎腳踏車,教我帶著自傲簽名。我無法拯救傑佛瑞.柯洛斯的名聲,但我絕對會保護我在他的灰燼上建立的一切。

亞瑞許跟我一起站在窗前。「我儘量。我不會說我不想跟艾薇.崔梅爾這種正妹廝混,但我至少會帶著天殺的手機。特別是在高風險的交涉期間。」

我憶起融化的巧克力在艾薇肌膚上的滋味,心想就算是颶風把屋頂捲走我都不會在乎。「我開始同情你了。」

「藍登集團買下的那套軟體害你的研發部門落後了好多年,而且讓他得意洋洋。」

這才是亞瑞許不爽的原因。藍登對自己的成功沾沾自喜。「沒有銷售時點情報系統的硬體,那套軟體等於是廢物。」

他瞥向我。「所以呢?」

「待辦事項第三項。」

他轉身面對我。「我的版本上寫著待決。」

「我的上面寫著銷售時點情報系統。這樣夠刺激了嗎?」

「該死。」

我桌上的電話響了,史考特的聲音傳來。「有幾件事,柯洛斯先生。崔梅爾小姐在一線。」

「謝謝你,史考特。」我帶著狩獵的興奮走向電話。要是我們拿到銷售時點情報系統,藍登就回到了起點。「我講完以後,替我接維克多.雷耶斯。」

「知道了。還有就是維達爾夫人在接待處。」他繼續說,我停下腳步。「您要我延後早上的會議嗎?」

我望向辦公室的玻璃牆,雖然從這裡看不到母親所在之處,我的雙手已在身側緊握成拳。從手機上的時間看來,我可以跟妻子講個十分鐘。我很想讓我母親在外面等到我方便見她為止,而不是她覺得方便就闖入,但我按捺住了。

「拖個二十分鐘,」我告訴他,「我要先跟崔梅爾小姐和雷耶斯講電話,然後你再讓維達爾夫人進來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我等了一秒鐘。然後拿起電話,按下迅速閃爍的按鈕。

Browse Sylvias International Editions:

View Titles Sorted by Country · View Titles Sorted by Language